当前位置:首页 > 百科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街角的那家冷面店 正文

第三百一十一章 街角的那家冷面店

来源:一心同体网   作者:热点   时间:2023-03-23 12:34:28
    脑海中的第百店具体印象,在门彻底打开之后,章街消散殆尽。冷面%E7%94%A8%E5%BE%AE%E4%BF%A1%E5%A6%82%E4%BD%95%E5%8F%91%E9%80%81%E7%9F%AD%E4%BF%A1%E9%AA%8C%E8%AF%81%E7%A0%81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4%A8%E5%BE%AE%E4%BF%A1%E5%A6%82%E4%BD%95%E5%8F%91%E9%80%81%E7%9F%AD%E4%BF%A1%E9%AA%8C%E8%AF%81%E7%A0%81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我收回行李箱的第百店拉杆,提起箱子,章街跨步进入门内。冷面率先展现在眼前的第百店,是章街精致且简约的玄关。

    墙上的冷面感应灯由弱及强徐徐亮起,地上铺着的第百店大理石地砖,在映照之下浮漾出浅浅的章街流光。

    脱下鞋,冷面略微抬脚跨过一个小台阶,第百店进入客厅,章街踩上釉色柔和的冷面地板,清凉但并不显冰冷的抵触撞击脚心。两手提满行李的张博跟在我身后进了门,然而,视觉感极佳的玄关,并没有能让我们的表情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继续往里走,路过一个浅色的小吧台之后,是一览无遗,布局细致无比的客厅。整体为鹅黄色的墙壁上,简单挂着几幅小尺寸的画。以此作背景,roche bobois包裹式沙发横卧在面对门口的一侧。至于沙发的正对面,则是一台78英寸三星4k曲面电视。承载它的,是%E7%94%A8%E5%BE%AE%E4%BF%A1%E5%A6%82%E4%BD%95%E5%8F%91%E9%80%81%E7%9F%AD%E4%BF%A1%E9%AA%8C%E8%AF%81%E7%A0%81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4%A8%E5%BE%AE%E4%BF%A1%E5%A6%82%E4%BD%95%E5%8F%91%E9%80%81%E7%9F%AD%E4%BF%A1%E9%AA%8C%E8%AF%81%E7%A0%81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一张简约的可伸缩圣罗伦地柜。视线再略微一偏移,入眼的是四台jbl5.1声道立柱式音箱。它们分别占据着客厅的四个角,一共二十枚突出的椭圆状扬声器位置对冲,客厅的中央,所以的音调都将会集中。

    等等,总共应该是有二十三枚扬声器,还有三枚被吊装在了客厅中央的天花板上。在那盘状的银色涂层中,无数极微小的圆孔分列排布。

    收回停留在音箱上的视线,纵观整个客厅,你会发现有第二个奇怪的地方。那就是,沙发和电视之间,原本该放茶几的地方,没有茶几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张灰色的加绒加厚的地毯。只是一眼,我便看出,布置这张地毯的目的——沙发,其实并不是聆听音乐最好的位置。只有当你赤脚盘腿坐在地毯上的时候。你才能发现,在这个地方,所有的音调,都不会遗漏。所有的音调。都无从逃出。

    这就是姜锡俊的设计,将光与影,声与乐彻底锁住的设计。然而,出自他手的设计,并不仅仅只是局限在影音设备的选装上。客厅里的每一个物件。其实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线条。巨幕曲面电视的腰肢柔和,未来感十足的立柱音响棱角硬朗,舒适温软的沙发……弧度饱满。

    所有的角度契合,所有的色调相交。尽管有关于客厅的布置,姜锡俊只挥了这么简单的几笔,但就是这清晰的三两组合,便给人以一种极度舒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掠过客厅继续向外,是一个长廊式的阳台,连接着主卧。两个单独的手掌沙发,一个半球形的悬挂吊椅。面向晴空而摆。绿意盎然的几株植物,一边呼吸着,一边起承着,将有限的客厅空间,和无限的窗外,有机融合。

    从阳台那边飘进来的光还算充足,客厅的智能感应设备识别到我的进入,只是自动的开启了两盏微弱的地灯。如果说玄关给人的,是一种精致无比的感觉的话,那么此时的客厅。在我眼里是这样的——白天的时候明朗安静,适合翻两本书,看一部电影。夜晚的时候沉静简单,适合调到单曲循环模式。听一首不止的歌。

    姜锡俊在宾夕法尼亚主修的并不是设计专业,这只能算是他心血来潮的一笔。不过这一笔,此时看来,几乎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想要的空间——在地板上放两厅啤酒,然后三百六十度都是音乐,脑海里的唯美画面。完美构建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置身于这样理想中的地方,我应该是兴奋非常的。然而,在客厅里,在jbl音箱的包围下,我其实只站了一两分钟。顿足,没什么特别表情的随意打量完房间之后,我开始同张博一起去主卧摆放行李。

    寥寥的几件衣服,很快便被整齐的摆入衣柜。大量的资料文件,也分类放到了书桌里。至于带来的被褥……主卧的床宽2米5,而且已经铺了一床干净的散发着阳光气息的黑白格子床褥。所以,我把自己的那床旧的,给塞到了衣柜最下面的那一格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麻烦繁重的搬家,到我这里变得利落无比。彻底挪完了窝以后,时间不过两点多。想着整个下午还比较宽裕,我便给王pd打了一个电话,表示想先看几个室内的布景场地,并没有在忙的王pd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没想到,第一次到新家里,只待了一个小时不到,便又要出门。离开新家的时候,下行的电梯里有两个人。没事做的张博不打算待在家里,说是要跟着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地下三层的停车场,张博绕了好久才绕出去。王pd给我发了一个地址,瑞草区舍堂洞63号,我们在那汇合。

    一路上,还是老样子没人说话。好像我和他都没什么说话的**。他在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打开了车载音响,放起了歌。我则调后座椅,靠在靠背上,闭目假寐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mv拍摄,我依旧是打算走彻彻底底的视觉路线。听完了那一段录音之后,我觉得群舞和色系的对冲,比故事剧情要更能激发观看者的感情。而之所以不像speed那次考虑室外拍摄,那是因为,sj的后续曲要比speed的歌多了一点特殊的情感底色。speed的那首歌不管是在歌词还是在旋律上面,表达感情都非常的直接,有点浮于表面。而sj的歌,光从名字里便能尝到深刻的味道——《evanesce白日梦》

    下午三点,k5的后轮扬起灰尘,目的地到达。和王pd汇合之后,我们默契的免去了寒碜,直接进入到了一个工厂外型的建筑里。一个又一个颜色鲜明的布景,即刻在我眼前展开。

    位于舍堂洞的这处内景场地,此时一共搭了近二十个布景。但只有两个团队,在进行着拍摄,都是我不太熟的艺人。不过,王pd还是带着我去打了招呼。打完招呼以后,他显示带着我大致转了一圈。偌大的工厂里,除开布景外,对方的道具,器材,建材,占了很大一部分的空间。由于拍摄的需求,这里每一天都有旧的布景被拆除,每一天都有新的布景在搭建。

    虽然卧在家里单曲循环,也能触发灵感。但像这样到现场来,细致的研究斑驳的场景,无疑更能活跃神经末梢的节点。将这两者结合起来,mv的策划案,才能脱离骨感,快速丰满。

    时间,其实已经不算宽裕了。金英敏的不信任和质疑仿佛还响在耳边,挑战亦迎风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是久违的神经绷紧的感觉……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从下午三点,到晚上十点。从白天,走到黑夜。一共七个小时,王轶涵pd陪着我看了整整三处内景场地。每一个场地,我们都逗留了很久。除开对布景细致的分析之外,我们还对现场正在进行的拍摄,进行了一定的研究。所有的感触,都没有停顿的被我记录在了随时携带的a4纸上。

    中间,我们只是草草的吃过了一顿晚餐。但,从始至终,王轶涵pd都没有流露出半点不耐的表情。因为在逐渐深入的探讨中,略微知道了一点我的拍摄意图,拍摄框架,拍摄理念的王pd,兴趣越来越浓。在晚上分别的时候,他是这样跟我说的:拍mv这件事,最难的就是把旋律转换成画面。不过在你这里,我没看到你皱过眉。今天晚上在听完你现场衍生出来的一点想法之后,我甚至觉得画面就好像是流水一样自然的就出现在了你的脑海里。你现在为之烦心的事情,不过是如何通过舞蹈通过布景通过特殊的拍摄手法,把脑海里的画面,完美的复刻下来……你不缺idea,也不缺闪光点,你现在缺的,只是经验。

    和王pd相处越久,就越能深刻感受到他的真挚。在听完他的这番话之后,我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怔怔出神了好久。站在一旁的张博,则是看着侧面的我,抱住双臂,嘴角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“hiong,是不是到了吃一波宵夜的时候了?”

    坐在车内的背影伴随红色的尾灯很快消失不见,整整七个小时不曾说话,只是默默的和我一同疲惫的张博,终于是开了口。而且,他的语调和早上的时候完全不同,一点都不再沉重。

    “恩,还是老地方吧,中午的时候没能喝两杯,感觉吃的一点都不爽。”

    骨子里的疲惫,急需要酒精来冲刷。张博开着k5,在夜晚不算密集的车流中,跑出了汹涌的速度。

    从较偏远的内景场地回到城北洞,虽然已经搬了家,但转角的那家冷面店,依旧还将是我们的常驻据点。只要走进这家店,便会有太多记忆冒出来。如果叫上一碗冷面,吃上一口。那么这一口,对我来说,便犹如尝遍了在首尔这些日子中的,所有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以前拼命打工的时候,每次感觉快要撑不下去了,我就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后来和郑秀晶认识了,在日子变得好过了一点之后。干完场工的活,我也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再后来,和金泰妍认识了之后。拍摄完记录她们生活的真人秀,我仍旧会来这里。(未完待续。)xh118

标签:

责任编辑:娱乐

全网热点